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又伤身了

墨瞳/ 著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又伤身了

意识到袁月的身体已经因为经受不住这三股灵力的折磨而失了性命,他急忙将袁月的身体好好地摆放在地上,伸手就要用自己的灵气救人。

“方程,你的身体”

余一恩拉了他一把,他知道方程的心里是非常希望自己的身体能够彻底恢复的,这样他做事就不会碍手碍脚、也不用他们再去保护着他了!他现在心理多多少少会觉得自己是他们的累赘。

“没关系,顾不上了,救人要紧!”

方程拍了拍余一恩的手,然后继续自己的动作。

他将手覆在了袁月的额头上,开始在她的身体上布气、行气、打通,将自己那份特殊的、可以救人性命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到袁月的身体中,以他一己之力与那三股灵力做起了斗争。

其实方程与余一恩、李兆文他们试验过很多次,不管多重的病、多重的伤,余一恩与李兆文的灵气都可以救得回来,但是只要对方咽了气,他们就算有再多的灵气也就不回来,但是方程就不一样,只要在短时间内,方程的灵气就可以做到真正的起死回生。

大概这就是大神与其他神人、神兽的区别吧!

然而救一条人命是非常耗费灵气的,但若是身体无恙的方程倒也无所谓,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如今的方程确实要几乎用掉身体里所有的灵气才能救其一条人命,而且灵气恢复起来也会很难!

随着方程的灵气源源不断的进入到袁月的身体中,她的面色开始红润起来,胸口也开始起伏、恢复了呼吸,所有在场的人都松了口气,可站起身的方程却晃了晃,一旁钱玉阳急忙扶住了他!

“方公子!”

其余人也凑了上去。

“怎么样?”

余一恩也关心的问道。

“无事就是起身有些起快了,没有那么夸张,比之前可好多了!”

方程笑了笑,的确,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养得好、他体内灵气恢复得也很快,所以看上去还好,并没有那么的孱弱!

“是是你救了我”

袁月的声音弱弱的传了过来,大家急忙转头向她看去,只见她被人扶着坐了起来,目光直勾勾的看向方程。

“哦没什么,我作为大夫,这是应该做的!”

方程急忙摆了摆手,微笑着看向她。

可是袁月并没有像其他被他救活的人那样激动地向他表示感谢,而是满脸怒气的“噌”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睛一直怒视着方程。

“我有让你救我了吗?多事!”

说完,她便微微有些踉跄的转头离开了,只留给他们一个决绝的背影。

在场的所有人都蒙掉了,全都站在那里疑惑的盯着袁月的背影,一时之间没想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想明白的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受。

“这那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们救错人了?”

余一恩也有些茫然了!

“她刚才她刚才说的那叫人话吗?你等会儿,你给我回来”

李兆文半天才反应过来,大叫着就要去追那个袁月。

“诶,你别激动!”

小麒一笔拉住他,可李兆文却还在挣扎。

“什么人啊!我李兆文从来都是好男不跟女斗,可她厉害了啊,成功的激起了我想打女人的想法!”

李兆文看着拉住他的小麒说道。

“你想打谁?”

小麒一瞪眼睛李兆文立刻变成怂包。

“没没说打你!”

李兆文的声音立刻低了八度。

“你觉得这个袁月怎么回事儿?”

余一恩的目光也一直在盯着已经走到远处的袁月。

“她死了,我把她救活了,醒过来对我发了顿脾气,说我多事没有什么其他的理解,我觉得就是她本就不想活了!”

方程说完这话,转头看向余一恩。

“不想活了?”

余一恩听了他的话,然后转头又看了看这满园的狼藉,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

“没有,我没有说,只是觉得奇怪!”

方程急忙摇了摇头。

其实他心里承认,在袁月说他“多事救她”的时候,自己的确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过袁月,但是他的直觉却在告诉他,不是、不是他!他闭上眼睛,让自己安静下来,平日里他不是个靠主观臆断来判断他人的人,可今天他却总觉得袁月不是那个应该被怀疑的对象,即使他没有任何证据!

余一恩了解方程,见他不想在袁月身上继续纠缠下去,便也不再说下去了。

“走吧!我们去看看前院的情况,女眷这里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了!”

余一恩拉着方程向前院走去。

巫云站在方程的身后,有些狐疑的看着他,心里总觉得刚刚的方程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儿!

“是因为她吗?”

巫云转头看向刚刚袁月离开的方向,心里泛起了嘀咕,突如其来的危机感涌上她的心头。

女人对这方面常常是敏感多疑的,但是这种敏感和多疑往往到最后都会成真,随后她抬起脚也跟了上去。

前院依旧混乱一片,看样子男性宾客中蛊毒的人数明显多于女性,而且所有的没有参加宴席的随侍、书童等等都没有中毒,所以大家初步断定,这蛊虫应该是被下在酒里的,只是这蛊虫从肉眼见不到的幼虫长到成年蛊虫的速度着实让人惊叹,这下蛊之人道行极深啊!

“救救命,谁来救救我啊”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儿求救的声音,方程急忙抬头看去,就看到巫家的大公子巫雨正抱紧紧的搂着一个姑娘,那姑娘正在拼命地挣扎。

“糟了,巫雨也中招了!”

方程无奈,急忙朝着那两个人冲了过去,而正好跟在方程身后过来的巫云也看到了这一幕,下意识的嫌丢人的表情过后也赶忙跑了过去。

跑到跟前的时候。

方程和钱玉阳已经将死死抱着人家姑娘的巫雨给拽了下来,人家姑娘正害怕的缩成一团“嘤嘤嘤”的哭泣着。

w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