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楚家

丰贰/ 著

楚家大门。

尧初皱眉眉头,看着这个连自己都找了好久的地方,心中有些奇怪。

其他家族不说是占据城中最豪华的地点,至少绝对不可能这么偏僻。但是楚家,却偏偏找了这么一个几乎靠近城墙的偏远地带,实在有些奇怪。

此地几乎空旷,房屋都是极为老旧的几十年前的房子,只有楚家的房子稍微显得崭新,肃穆一些。

即使是大白天,这里也是极少有人路过,而且整片宅子都在浓密的阴影中,显得阴森恐怖。

迎着不知道哪里来的阴风,尧初将小金刚抱得更紧了几分,慢慢敲开了厚重的楚家大门。

说来也奇怪,楚家这么大一个家族,门口竟然都没有人来站岗。尧初敲了好一会门,才有人穿着厚厚的黑袍前来开门。

“家主已经等候多时”开门的人也看不清年幼,将所有的信息隐于黑袍之下,用着嘶哑的声音说道。

尧初看着他好奇地指着黑袍问道:“你们楚家都是这个模样?”

而此人也没有和尧初说话的意思,只是尽职尽责地带路。

尧初“切”了一声,便不再和这个无趣的人说话了。

一路上穿过大量长廊花园,而似乎整个楚家都没有多少阳光的照射,花园中全是一些耐寒耐阴的植物,至于装饰用的花朵,那是一个都没有,它们在这里完全绝了迹。

尧初咋舌,他是完全不会理解楚家的欣赏风格,其他地方的鸟语花香它不香吗?非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摆弄这些奇形怪状植物,看着的都怪渗人的。

不过奇怪的是,一路上都没有看见几个活人,看见的仅有的几个人都如同眼前的领路人一般,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在瞧见他们后都是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重重墙壁之外。

终于,领路人将他带到了一处大厅,里面早有一人裹着黑袍端坐在哪里,似乎很早就等着尧初的到来。

领路人带到之后随即匆匆离去,只留下尧初和另一个黑袍在大厅。

尧初看着黑袍人似乎是在盯着自己,还有一些莫名的情绪,眉毛一挑,也不在意,随手找个椅子坐下,也死死盯着黑袍人。

咱这么帅的脸不能被白看,要看回去!

不知过了几刻钟,黑袍人终于开口:“尧少主果然不愧是少年英雄,竟然这般镇静。”

“诶,原来是楚家主呀,我说谁裹着黑袍坐这里呢?”尧初装作惊讶的模样,调侃了楚威一番。

楚威也不在意,突然郑重地说道:“尧少主可知道今天找你来的目的?”

“嗯,说吧,我听着呢!”尧初一副认真听见的模样,却不时从戒指中取出一条熏肉,肆意吃了起来,突然楚威有些噎住了,尧初好像就是一副随便你讲,能听进去算我输的模样。

尧初好像注意到了楚威的不适:“哦,不好意思,我从城外赶回来,还没吃中午饭呢,不要在意,继续。”

“咳咳!”楚威顿了顿,重新整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你知道楚家为什么全部都要全身裹满黑布,整日生活在这暗无天日的楚家内吗?”

一下就来这么劲爆的新闻?

尧初连忙将嘴里鼓鼓的食物全部吞下:“洗耳恭听!”

楚威缓缓说道:“这件事情要追溯到我的父亲那一辈,他那时还是楚家的家主。”

“在某一次外出期间,他意外发现了一处秘境,当时他一个人被宝物冲昏了头脑,加上实力遇到了瓶颈,非要进入其中寻找机缘。”

“但是这一次,他却栽了跟头,这个秘境之中不但没有任何机缘,反而有着无限的危险。”

“甚至在其中,他沾染上了一种诡异的力量你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诅咒!”

“总之,之后的日子中,他尽管从秘境中逃出升天,但是一直被诅咒折磨,直到生命消逝的那一天。”

“但是就在我们以为他终于解脱的时候,噩梦才真正来临!”

“刚刚死去的他竟然整个人化为一股黑烟,钻进了我们所有的人身体中!不仅仅着在场的所有人,还有和他有着所有血缘关系的所有族人,全部被那种诅咒附身了,即使是在千里开外的一位叔伯同样没能幸免!”

尧初听得津津有味:“通过血缘来进行传播的诅咒?你们都被诅咒了?”

楚威没有说话,仅仅是将一直穿戴着的手套取了下来,一只狰狞恐怖的手出现在尧初的视线中。

“我靠!这么吓人!”尧初惊愕。

楚威的手臂就像是腐烂的树皮一般,黑色的结痂伴随着恶心的粘液附着在手臂上,除此之外还有一团团的扭动的黑色物质在手臂上寄生一般,显得极为恐怖。

尧初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个诅咒这么恐怖?难怪你们都要穿着这样的衣服!”

楚威将手重新包裹严实,缓缓说道:“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有一个因素是我们几乎不能见到阳光,任何的阳光照射在身上,都会造成极为可怕的后果!”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说着楚威苦笑一声,随手凝聚出一团扭动的黑暗物质,然后将它放地上,“嗤”的一声,地面出现了一个大洞。

“至少我们能控制的更强大的力量。”

尧初心里微微一惊,斟酌着问道:“那你们找我来是”

“我们需要帮助!”楚威直接说出了自己的需求,“根据从我父亲带回的一些东西中,我们发现一种可能可以治愈这种诅咒的物品!而且就在那个秘境中!”

“呃该不会是让我去那个危险的地方帮你们取东西吧?”尧初好像明白了楚威的意思。

楚威只是静静地看着尧初,没有说话,但是意思显而易见。

“那可不行!这么危险的地方,我干嘛要去!再说你们就不能去找一个实力强大的人?”尧初很清楚这种程度的危险秘境,仅仅凭借他的实力根本毫无作用。

“秘境之中会限制进入者的修为,只有御灵境及以下的人才能入内,所以需要实力强大的御灵境。你就很符合要求。”楚威静静地说道,“如果有条件,你可以提出来,我们可以尽力满足。如果实在不行,我们也不会强求。”

“你不是第一个我们找到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楚威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看样子也是找了不少的人,有了不少的经验。

“他们都没有带回来你们需要的东西?”尧初突然问道。

“对。”

“那他们也跟你们一样被诅咒了?”

“只要按照我们的要求走,避开一些危险的地方,大部分都没有事情,但殒落在其中的也不少,不过剩下的也没有再出现和我们一样的诅咒。”

“”

尧初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我父亲是你救的?我在去天河的路上也是你们出手相助了?”

“对。”

“为什么?”

“想要你欠我们的人情!以便于让你答应我们的请求。”楚威也不掩饰,直接道出实情。

尧初直接被噎了一下,没见过这么直白的!

“那黑熊帮为何攻击金龙帮?”既然楚家没有与尧家为敌的打算,为何与凌家合作进攻尧家在城西的根基?

“那时我们还没有注意到你的存在,而且楚家的之外的事务基本上交给附庸家族去做的,一般情况下楚家的人不会插手。”

“原来如此。”尧初点点头,这样就解释的清了。为何楚家对尧家几乎没有任何动作,甚至楚威对于尧风雄还多般照顾。

人情这东西说好还也好还,说难还也难还。

尧初现在就陷入纠结,自己要不要帮楚威这个忙,偿还人情?

楚威也没有着急,静静的坐着,一言不发,就等着尧初自己决定。

“你们楚家有什么拿的出手的?”尧初突然问道。对于尧初来说,这件事危险系数太高,为了一个人情显然不太够,这也是楚威要尧初提要求的原因。

“我楚家原本偌大的家族现在被拆分成数十个家族,分布于大量的城池中,寻找实力合适的人。只要条件允许,这股力量随时可以集中起来。”楚威看着尧初好像有出手的意思,有些激动地说出了楚家的一点点的情报。

“数十个城池?”尧初咂舌,他没想到楚家力量竟然分散到这么多的地方。而且如果按照楚威对于自己的做法,就算小部分都没有人前往危险之地,那每个城池都有几个家族会欠上楚家的人情!

可想而知这是一笔多么恐怖的资源!

“既然如此,我可以出手,但是有一个条件!”尧初看着楚威眯了眯眼,随即坚定地说道,“我要你们发动楚家的所有力量,寻找一个东西。”

“找什么?”

“一尊巨龙的雕像!”

尧初将一块拓印了巨龙雕像的玉牌给楚威。

“只要你们找到有这个雕像的地方,我就可以答应你们的要求。当然除了枫叶城外的那一座。”

尧初还是决定了还清人情,顺便在帮助老龙寻找蕴含复苏力量的雕像,勉强算是一举两得。

楚威看了看尧初的玉牌,沉吟片刻,答应了尧初的要求。

在得知尧初可能会离开时,楚威给予了尧初一个玉石,如果有消息,它可以通知尧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