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潜入者

莫格卓根/ 著

当它落在地板上的刹那,整个世界缩小了。

所有传感器从静默状态变为活跃,体内残存的那一点点肉体的感受化为数据融入到它的潜意识里。

它生而为武器,是杀手和处决者,但一直惯于呆在远处完成这些工作。

它不是卡斯特兰型,也不是十字军型,甚至也不同于城堡型。

它们依靠的不是冰冷的机械回路和湿件逻辑,而是用它们未被改造与埋葬的人类大脑去思考,去判断。

感性行动区域是局促的,变量太过细微,太容易误判。

它意味着混乱,它象征软弱,破坏。

但偶尔,这也是必要的。

因为它有着远超机械回路的灵活——

还有自我。

浓重的空气电离的臭味进入到它的空气传感器,并迅速被纳入分析列表。

结论:三件武器,能量型,百分之93概率为激光武器,充能至开火的循环时间05秒。

它从蹲伏中起身,金属不带起一丝动静。

推断:对手的训练水平和条件反射将意味着它们会在开火前发出警告。

它扭动身体,匍匐在地面,像蜘蛛一样张开四肢,随后两道红色的能量脉冲从它原本的位置划过。

结论:一名敌人尚未开火。

它的金属肌束开始收紧。

推断:延后射击以采取爆炸性攻击手段。

聪明/危险。

随着金属纤维构成的肌肉一抖,它从地板跃起,随后一枚火箭击中地板,把金属地面撕扯成碎片。

它在空中飞过的同时扭转身体。双手抓住了仍然开着的通风口边缘。

结论:行动路线已暴露。

它把自己猛地拉进风道。

分析:通道门,距离30米,当前闭锁中,唯一可行出口。

它能听到下面通道里的异形发出的吼叫,还有沉重的脚步,随后它那金属的手掌心出现一个缺口,随后滑出一个光滑球体。

推断:他们活着便没有逃脱可能。

这颗手雷的科技来自古老的时代,自从它被制造后就一直作为备用攻击手段。

它的表面光滑,像骨粉一样,而且无论何时触摸,它似乎总与周围的温度保持一致,不热不冷。

它并未得到有关它来历的数据,唯一知道的就是当它引爆时会发生什么。

这就足够了。

它从口盖将手雷扔下,立刻把身体缩回风道。

结论:手雷释放需1秒。

随后,一道光束蒸发了口盖的边缘,爆发的热量席卷过它的金属皮肤。

分析:寂静。

推断:对手被终结。

它启动了侦查视觉网络,不断换着处于自己当前位置周围的通道里的机械飞虫传来的反馈。

虾米空无一人,至少它们看来如此。

结论:可以行动。

它从破损的通风口滑出,在上面悬挂了一个心跳的时长。

整个通道变成了红色,一层厚厚的者喱状肉浆覆盖了墙壁和天花板,一片潮湿之中间杂着一些固态物体。

计数:5秒。

5秒后,它一跃而下,金属双足着陆时造成了一点点溅射。

计数:11秒。

推断:敌人发觉损失所需时间9至15秒。

它开始奔跑,事情会变得有些乱套,任务正面临直接威胁,而那意味着行动彻底失败的可能性变得非常现实。

计数:13秒。

从通道进入总通风管道的密封门就在前面了,侦查视觉正在将附近一定范围内的舱室和通道里的场景投影出来,它的机械飞虫们在周围重组为一层防护壁。

计数:14秒。

位于大门另一侧的机械飞虫捕捉到了活动迹象,一个异形进入了对面的通道。

它注意到了那身制服,还有它手上的扳手。

推断:一名技术工人。

计数:16秒。

它猛地朝两侧把门推开,在奔跑中冲了过去。

那名技工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它张开了嘴,但冰冷的机械手已经迎上前去,一只手拍在对方的太阳穴,一只手伸进喉咙里。

数发微型子弹将对方的脑浆绞碎,而喉咙里的抑制器则阻断了对方的声音。

技工立刻倒下。

计数:19秒。

推断:必须立刻离开,一条血染的通道会给它造成更多的麻烦。

它需要从这里脱身,然后抵达预定位置,重新接入远程数据源,然后启动那个。

计数:23秒。

推断:敌人发觉人员损失,可能性64。

它闪进一个小房间,从地面把锈掉的大门升起。深邃黑暗的空间回望着它。

计数:26秒。

结论:远处响起吼声。

推断:敌人发觉人员损失,可能性99。

它看到了那扇格栅门,接着慎重地推开,弯腰沉入黑暗当中。

计数:30秒。

推断:距离目标点,800米。

结论:加速前进。

“盾牌。”

下令重组盾阵,索什扬凝视前方,他能感受到王座上那个绿皮的独眼也在注视着他。

这是一个绿皮海盗,巨大的铁下巴托着一根几乎够到它鼻子的金色獠牙,一只眼睛用黑色眼罩盖着,另一支则盯着突然出现了星际战士。

然后,它站了起来。

“灰罐头。”

令人讶异的是,它那粗实的喉咙里喷出的不是粗野的咆哮,而是模糊但能大概听懂的人类语言,还是高哥特语。

“这是俺的一场生意,它出钱(弗伦星系的战争头目),俺出力,所以俺不是和你们来玩命的,俺的活基本干完了,让你们那些船停手,从俺的船上滚出去,俺这就走,谁也不欠谁的。”

索什扬也曾听闻过,绿皮之中会有一些独特的个头,产生与它们同类不一样的思维。

它们懂得斡旋,懂得交易,甚至还会成为某些人类势力的雇佣兵。

但索什扬作为阿斯塔特,绝不存在任何妥协的可能。

“跪下,忏悔,接受死亡的惩罚,是你入侵帝国领土,杀害帝国子民必须接受的下场。”

索什扬抬起手中的剑,指向对方,那个绿皮头目立刻变得暴跳如雷。

“干就干!俺还怕你们几个不成!你们这二十几号铁皮虾米,还想翻了天!!!”

这时,索什扬头盔的战术目镜上,划过一道信号,他随即露出一个笑容。

“那就来。”

轰——!

一声巨响把绿皮们都吓了一跳,没等它们转身,舰桥上方的通风口口盖重重落下,同时一个银色的身躯从黑暗中滑出。

它的手中是一个闪烁的红色信标。

“这个——”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绿皮海盗头目感觉到空气气压的骤然改变,还有某种遥远的噪音风暴。

所以,他是第一个,可以唯一一个,离开自己所处位置的绿皮。

下一秒,雷霆乍现,静电的电弧与压缩的空气形成了一股风暴,让所有绿皮都东倒西歪。

当它们最终回过神时,身后已经多出一片钢铁丛林——

“诛灭异形,一个不留。”

所有城堡级战斗机器人,整齐划一的举起手臂。

随后,武器开火的轰鸣与异形濒死的惨叫在舰桥上久久回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