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章 风吹灰卵壳,财去人安乐

如莲如玉/ 著

·()

黑瞎子屯的分红大会进行的如火如荼,虽然每一股只发十分之一,但是净利润四亿多的基数实在太过庞大,合作社当时拆分了一百股左右,每股收入就是四百万。

即便是十分之一,也有四十万呢。

不仅仅村民都兴奋异常,就连那些记者以及围观的游客,都有点眼红:这可是真金白银啊!

包大明白也终于开始唱名:“王小宝,王小宝涅,来了没?”

因为涉及到分红,虎啸山庄那边的黑熊老大和包二狗也都接到通知,赶了回来。

保安队长王小宝充当司机,也来到黑瞎子屯。

至于他身上的伤,经过这十多天的调养,已经好了,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而最大的好处,则是这小子的身体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中午到这的时候,好伙伴金大力看到他,还想像从前那样,抱着王小宝转圈。

结果,俩人的手臂刚搭上,身高马大的金大力,就被瘦小枯干的王小宝给抱了起来,抡了十多圈,都把金大力给转迷昏了:啥时候力气变得这么大啦?

本来,王小宝以为黑瞎子屯这边分红,也没他啥事啊,正跟金大力唠嗑呢,听到第一个就念到他的名字,一下子就愣那了:这咋还有我的事儿呢?

直到金大力把他拽起来,王小宝这才答应一声:“来了来了,明白叔,你叫我帮忙发钱是吧,没问题,我数钱最快啦!”

这时候,田小胖乐呵呵地开了腔:“小宝啊,不是叫你数钱,是给你发钱。

上次在虎啸山庄,你挺身而出,捉拿纵火犯,身中数刀,当然值得奖励。

合作社这边,当然也不会忘了有功之臣,所以奖励你现金五万块,另外,再加上虎啸山庄百分之一的股份。

小宝啊,俺代表大伙说一声,谢谢你!”

下面的村民,哗哗哗地开始鼓掌。

金大力也狠狠拍了一下王小宝的肩膀:“小宝,好样的——小宝啊,你哭啥呀,赶紧上去领奖!”

王小宝使劲抹抹眼泪,然后昂首挺胸,走到前面。

他平生第一次,有了一种当主人的感觉。

包大明白也笑呵呵地把五万块现金交给他,另外还有一张股权转让书。

虽然,虎啸山庄的股份,肯定是没有黑瞎子屯这么值钱,但是每年几十万块的收入还是有的。

“谢谢,谢谢大家,以后,虎啸山庄就是我的家,我一定要保卫好他!”王小宝平时挺能说的,但是现在,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啥是好,只是连连鞠躬。

田小胖拍拍他的肩膀:“对,虎啸山庄也好,黑熊山庄也好,还是黑瞎子屯或者大馒头屯也好,对于咱们每个人来说,都应该像自个家一样来对待。

接着,包大明白就继续念名儿,这次念到的是黑熊老大和小六子,也就是田小胖的两位同学。

黑熊老大在场,小六子去首都那边筹备山货店的事情,所以就没有赶回来。

包村长则代表合作社,给这两个人授予股份,每个人零点五,而转让股份的人,当然是田小胖。

“老五啊,零点五太多了,俺拿零点一就好!”虽然一个寝室住着,跟亲兄弟差不多,但是这相当于从田小胖手里往出直接拿钱啊,黑熊老大还是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候,下边有人嗷唠喊了一嗓子:“不要是吧,给道爷我啊,正好再加零点五,道爷也凑成一股。

省得人家都把俺叫做半拉道士,工资拿半份,股份也拿半股,俺实在太可怜啦。

还真有不嫌弃的,可是,老道你这个半拉道士,是咋来的心里没点数吗,还不是你这做派,不像个正经道士。

没等田小胖说话呢,高小帅他们就先嚷嚷起来:“零点一的话,小胖哥这么大方的人,咋能拿出手呢,你这不是埋汰咱们胖哥呢吗。

收着收着,黑熊老大你要是不收的话,那我们这些已经拿了零点五股份的,咋办啊?”

上次分红,田小胖就大出血,分出去好几个零点五呢。

“黑熊叔叔,还是从我的股份里给你分吧。

”小丫现在是合作社的最大股东,她和大晃还占股百分之十呢。

“那俺还是要小胖的股份吧。

”黑熊老大摸摸小丫的脑瓜,他总不能抢孩子的股份吧?

黑熊老大成了第一个领取分红款的,顺便把小六子那份也领了回来,俩人各自二十多万,对黑熊老大来说,这钱不算啥;但是对小六子来说,就实在太有用了,正好能帮着家里偿还一下外债,极大改善父母的生活。

所以,田小胖心里也挺高兴,使劲跟着拍巴掌。

他身边的老道就有点酸溜溜的:“你心咋这么大呢,也不算算,自个那点股份,都快嘚瑟没了吧?到时候,看你咋养活一家老小!”

田小胖哈哈大笑:“道爷啊,俺最后肯定得给自个留个一股两股的,反正,怎么也得比你那半股多就是!”

懒得理你,老道直接挪窝,跑高小帅他们那边去了:“咱们都是半股那伙的,凑一块正好。

即便是半股,也二十多万呢。

等把钱领到手,抱着一大摞子钱,老道乐得胡子直翘,朝包二奶奶她们这群中老年妇女挥挥手:“从今天开始,咱们打麻将也涨价了,不打两毛五抻直的,直接打五毛钱的!”

正所谓乐极生悲,半空中伸过来两只鹦鹉爪子,抓起一捆钞票,飞向天空:“俺要买坚果,俺要买坚果——”

把老道急得直蹦,结果还是够不着:“家贼难防啊,你个败家玩意,康复中心那边给你开支,还不够你花的呀,快点把钱给俺!”

“打麻将,都叫你打麻将。

”花鹦鹉开始揭主人的老底。

估计摊上这么一个无良的主人,它也挺生气的,爪子抓的劲儿大了点,把捆钱的封条给抓坏了,哗啦一下,天女散花一般,漫天飞舞的都是红票子。

下边的人群正看戏呢,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道爷给大家发赏钱啦,快抢啊——”

“俺的俺的,都是俺的!”老道嘴里使劲嚷嚷,可是根本就没人听他的,气得老道差点把胡子揪下来:“都是信徒给道士捐钱,这咋还整反了呢!”

大伙就是凑个乐子,很快就把钱收拢起来,一张不少,又回到老道手里。

老道跟防贼似的,躲着花鹦鹉,抱着钱跑到田小胖跟前:“捐了,捐了,全都捐了盖道观,不然也得叫家贼给败喽——”

田小胖当然也不会客气,直接收了。

道观这种仿古建筑,无论是工钱还是料钱,都比普通的建筑贵多了。

而且他也知道老道的底细,看似贪财,实际上,早就把钱财当成身外之物,就是闲着没事,逗大伙一乐儿。

老道拍拍空荡荡的双手:“财去人安乐,无财一身轻啊,这回轻松多了——那啥,以后咱们打麻将,还打两毛五抻直的吧。

被他这么一打岔,现场的气氛更加活跃,看热闹的虽然没领到钱,也收获了快乐,这个,用钱可买不来的。

等到包二狗也领到属于他的那半股之后,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把钱交给包二爷:“爷爷奶奶,我现在终于能直起腰杆做人啦!”

好好好——二奶奶也撩起衣襟,直抹眼泪。

这个孙子,一直是横在他们老两口心里的一根刺儿啊,现在,这根刺儿终于被拔了出去。

就算是现在闭眼,他们老两口也终于能对得起出车祸去世的儿子和儿媳妇啦。

剩下的唯一心病,就是孙子还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你说,包日娜多好的一个孙媳妇啊,当初咋就——唉!

二奶奶瞧瞧在前面帮着包大明白发钱的包日娜,心里真不是滋味。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孙子现在也算是浪子回头了吧,可是,就怕人家娜娜好马不吃回头草啊。

这事啊,赶明个还得找个相当人儿去给说和说和,娜娜这孩子,不是也一直没再找嘛,破镜重圆,那该有多好啊。

老太太踅摸了一圈,最后把目光落在田小胖身上:这事啊,别人去说,肯定不行,还得小胖儿出马。

“小胖呢,这回轮到你涅!”包大明白在前面吆喝着。

田小胖也乐呵呵地跑上去,搓着俩手:“明白叔啊,连小丫那个都一块儿领!”

包大明白眨巴两下小眼睛:“小胖啊,俺是叫各家掌柜滴来领钱,所以涅,这钱儿是不能发给你滴,你家小格子涅?”

大伙一阵哄笑,田小胖也抓抓后脑勺,然后使劲一拍大腿:“俺家掌柜的呀,不是俺也不是小格子,是小丫啊——小丫,赶紧上来领钱,俺负责抱着!”

小丫美滋滋地跑上来,不过呢,只是用书包装了二十沓钞票,剩下的,都存合作社的账目上,留着还贷款了。

家里真没啥太多需要花钱的地方,有点钱够花就行了。

就这二十万块,还是准备到时候兑换成外汇,留着过两天出国的时候用,以备不时之需。

“好,还是存在咱们合作社最安全。

”田小胖主要是起一个带头作用,他和小丫,加在一起的分红款,将近七百万呢,这钱,放他手里也没用。

不仅仅是他家,其他村民也都差不多。

现在,大伙吃的喝的住的,基本都不需要花钱,就是日常生活用品之类,都是小钱儿。

这么多钱,放大伙手里,也是存到银行去,变成一堆一串数字。

而合作社正在用钱之际,所以,还不如存在社里呢。

唯一的一点就是没有利息,可是,跟巨大的分红款相比,利息才几个钱?

在田小胖的有意引导下,大部分村民,也都寻思过味来,家里留着一两万零花,剩下的,又纷纷存回合作社。

把包大明白都给愁坏了:“你们这是嘎哈涅,俺熬了好几宿,才把钱分好,敢情俺都白忙活涅——下次分红,干脆只念数儿,不动钱儿涅!”

那可不行!大伙一齐反对。

包二懒大声嚷嚷:“这钱必须发到手,俺们捂一会儿过过瘾,这个一点毛病都没有!”

w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